当前位置:首页关于我们最新资讯
提交纠纷
  您的姓名:   *
  留言主题:   *
  联系电话:  
  E - mail:  
 
留言内容:
  *
               

 

最新资讯
  ·权钱交易披招标外衣,湖北襄阳交... (233)
  ·唐山推进7大重点片区开发建设 (168)
  ·最高法:《民法总则》与民法通则... (104)
  ·祥生项目舟山拖欠文明施工费 春... (53)
  ·第三方拖欠工资,发包方有责任吗 (52)
  ·发包人明知挂靠事实,挂靠人与发... (47)
  ·福建漳州核电项目获核准,正在进... (44)
  ·浦东机场卫星厅、轨交15号线…... (41)
  ·浙江泰顺公安破获特大串通投标案... (39)
  ·陕西勉县在建桥梁倒塌致5死7伤... (38)
  ·530米高冲上云霄!天津新竣工... (37)
  ·灵武古城遗址恢复项目城墙主体建... (36)
最新资讯

非法转包获得管理费,法院一律收缴?|民商事裁判规则

时间:2020/8/3 18:54:20   姓名:[news:p_name]   点击:

 

来源:民商事裁判规则


作者:唐青林 李舒


特别提示:凡本号注明“来源”或“转自”的作品均转载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所分享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仅供读者学习参考,不代表本号观点


非法转包获得的管理费,法院会如何处理?


作者:唐青林 李舒 (北京云亭律师事务所)

阅读提示:《建设工程解释》第四条规定,非法转包、违法分包以及挂靠借用资质的,合同无效,同时人民法院可以收缴当事人非法所得。那么在何种情况下会进行收缴,而何会取其他处理方式?本文通过案例阐释最高院对此的认定。


裁判要旨


对于已经支付的管理费等非法所得,进行收缴、责令退还、还是不予返还,应当考虑判决的后果是否会造成当事人利益失衡。例如转承包人获得的工程款与付出的劳动不符的,应将判令转包人退还管理费。


案情简介


一、东阳公司将涉案工程发包给十六化建,而后十六化建将部分工程转包给了中民公司。经查,该转包为合法转包。


二、中民公司随后将其全部工程,转包给了胡俊雄,并约定胡俊雄支付中民公司240万元管理费。经查,胡俊雄并无施工资质,后实际缴纳管理费105万元。


三、工程完工后,由于中民公司拖欠工程款,胡俊雄诉至法院。宜昌中院一审认为,由于胡俊雄并无施工资质,转包合同无效,故中民公司应参照合同约定价格支付剩余工程款。


四、中民公司上诉后,该案被发回重审。重审判决要求胡俊雄应支付剩余的管理费。胡俊雄不服重审判决,上诉至湖北高院。湖北高院认为中民公司应返还胡俊雄已经支付的105万管理费。


五、中民公司申请再审被驳回,后最高检抗诉,认为已经支付的105万管理费应当收缴。最高院认为如果收缴管理费用,会导致当事人利益失衡,二审判决返还管理费并无不当。


裁判要点


本案争议的焦点是,在违法转包的情况,已经支付的管理费,应当如何处理?最高院认为应当考虑当事人利益平衡后决定是否收缴,主要有以下三点理由:


一、合同无效的,原则上应返还取得的财产


依据《合同法》第五十八条,合同无效后,因合同取得的财产,应当予以返还。


二、收缴非法所得目的在于平衡利益


对非法所得进行收缴,目的在于平衡当事人之间的利益关系,及时制裁违法行为,进一步规范建筑市场,保证建筑工程质量,进而保证人民生命、财产安全。


三、决定是否收缴应考虑具体案件情况


对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中的民事违法行为是否惩罚应根据案件实际情况及当事人违法情节而定,不能因为适用惩罚措施而导致当事人利益严重失衡。


实务经验总结


北京云亭律师事务所唐青林律师、李舒律师的专业律师团队办理和分析过大量本文涉及的法律问题,有丰富的实践经验。大量办案同时还总结办案经验出版了《云亭法律实务书系》,本文摘自该书系。该书系的作者全部是北京云亭律师事务所战斗在第一线的专业律师,具有深厚理论功底和丰富实践经验。该书系的选题和写作体例,均以实际发生的案例分析为主,力图从实践需要出发,为实践中经常遇到的疑难复杂法律问题,寻求最直接的解决方案。


转包工程如需支付管理费用的,转承包人应尽可能延后交付。在案例检索中,笔者发现法院对违法所得的收缴范围,基本限于已经实际支付的部分。而且无论法院最终是否决定收缴,至少不会支持转包人对于管理费的主张,还有一部分案例也未支持转承包人返还已支付的管理费的主张。因此,如果转包合同可能会被认定无效的,转承包人应当尽量拖延管理费等相关费用的支付时间,来最大化自己的利益。


相关法律法规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五十八条 合同无效或者被撤销后,因该合同取得的财产,应当予以返还;不能返还或者没有必要返还的,应当折价补偿。有过错的一方应当赔偿对方因此所受到的损失,双方都有过错的,应当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




第二百七十二条 发包人可以与总承包人订立建设工程合同,也可以分别与勘察人、设计人、施工人订立勘察、设计、施工承包合同。发包人不得将应当由一个承包人完成的建设工程肢解成若干部分发包给几个承包人。


总承包人或者勘察、设计、施工承包人经发包人同意,可以将自己承包的部分工作交由第三人完成。第三人就其完成的工作成果与总承包人或者勘察、设计、施工承包人向发包人承担连带责任。承包人不得将其承包的全部建设工程转包给第三人或者将其承包的全部建设工程肢解以后以分包的名义分别转包给第三人。


禁止承包人将工程分包给不具备相应资质条件的单位。禁止分包单位将其承包的工程再分包。建设工程主体结构的施工必须由承包人自行完成。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筑法》


第二十九条 建筑工程总承包单位可以将承包工程中的部分工程发包给具有相应资质条件的分包单位;但是,除总承包合同中约定的分包外,必须经建设单位认可。施工总承包的,建筑工程主体结构的施工必须由总承包单位自行完成。


建筑工程总承包单位按照总承包合同的约定对建设单位负责;分包单位按照分包合同的约定对总承包单位负责。总承包单位和分包单位就分包工程对建设单位承担连带责任。


禁止总承包单位将工程分包给不具备相应资质条件的单位。禁止分包单位将其承包的工程再分包。




第六十五条 发包单位将工程发包给不具有相应资质条件的承包单位的,或者违反本法规定将建筑工程肢解发包的,责令改正,处以罚款。


超越本单位资质等级承揽工程的,责令停止违法行为,处以罚款,可以责令停业整顿,降低资质等级;情节严重的,吊销资质证书;有违法所得的,予以没收。


未取得资质证书承揽工程的,予以取缔,并处罚款;有违法所得的,予以没收。


以欺骗手段取得资质证书的,吊销资质证书,处以罚款;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第六十七条 承包单位将承包的工程转包的,或者违反本法规定进行分包的,责令改正,没收违法所得,并处罚款,可以责令停业整顿,降低资质等级;情节严重的,吊销资质证书。


承包单位有前款规定的违法行为的,对因转包工程或者违法分包的工程不符合规定的质量标准造成的损失,与接受转包或者分包的单位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


第四条 承包人非法转包、违法分包建设工程或者没有资质的实际施工人借用有资质的建筑施工企业名义与他人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行为无效。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四条规定,收缴当事人已经取得的非法所得。


《建设工程质量管理条例》


第七十八条 本条例所称肢解发包,是指建设单位将应当由一个承包单位完成的建设工程分解成若干部分发包给不同的承包单位的行为。


本条例所称违法分包,是指下列行为:


(一)总承包单位将建设工程分包给不具备相应资质条件的单位的;


(二)建设工程总承包合同中未有约定,又未经建设单位认可,承包单位将其承包的部分建设工程交由其他单位完成的;


(三)施工总承包单位将建设工程主体结构的施工分包给其他单位的;


(四)分包单位将其承包的建设工程再分包的。


本条例所称转包,是指承包单位承包建设工程后,不履行合同约定的责任和义务,将其承包的全部建设工程转给他人或者将其承包的全部建设工程肢解以后以分包的名义分别转给其他单位承包的行为。


法院判决


以下是最高检在抗诉中对于如何处理已缴纳的管理费用的详细论述: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四条规定:“承包人非法转包、违法分包建设工程或者没有资质的实际施工人借用有资质的建筑施工企业名义与他人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行为无效。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四条规定,收缴当事人已经取得的非法所得。”《建筑法》第六十七条第一款规定:“承包单位将承包的工程转包的,或者违反本法规定进行分包的,责令改正,没收违法所得,并处罚款,可以责令停业整顿,降低资质等级;情节严重的,吊销资质证书。”收缴或者没收非法转包、违法分包的非法所得,充分体现了法律对非法转包、违法分包行为的否定性评价,立法目的在于规范建筑业市场,保证建筑工程质量,进而保证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具体到本案,中民建公司依据无效的《设备租赁合同书》取得的105万元管理费,系违法分包所得,是典型的非法所得,无论是判归中民建公司还是返还胡俊雄,都没有法律依据,应当予以收缴。而且,胡俊雄本人也认为应当“依法收缴”该105万元非法所得,在诉讼中多次明确提出这一请求,并未请求返还该l05万元。


二审判决在认定该105万元管理费系非法转包所得、胡俊雄本人也请求依法收缴的前提下,却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八条关于无效合同应返还财产的规定,判令中民建公司将105万元退还给胡俊雄,使违法者胡俊雄不仅未受到应有的惩戒反而意外获利--既取得了工程款,又省下了依照合同本应交纳的管理费。这有违“任何人不得从自己的过错中获利”的基本法理,与《建筑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等法律规定的立法目的背道而驰,鼓励了违法行为,也会扰乱建筑业市场秩序,进而危害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适用法律明显错误。


以下是最高院在判决书中对于如何处理已缴纳的管理费用的详细论述:


本案中,中民建公司将承包的案涉工程以设备租赁方式转包给胡俊雄,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筑法》第六十七条第一款“承包单位将承包的工程转包的,或者违反本法规定进行分包的,责令改正,没收违法所得,并处罚款,可以责令停业整顿,降低资质等级;情节严重的,吊销资质证书”的规定,但承担该“行政处罚性”法律责任的主体应该是中民建公司。而且《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筑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还明确规定:“本法规定的责令停业整顿、降低资质等级和吊销资质证书的行政处罚,由颁发资质证书的机关决定;其他行政处罚,由建设行政主管部门或者有关部门依照法律和国务院规定的职权范围决定。”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四条规定:“承包人非法转包、违法分包建设工程或者没有资质的实际施工人借用有资质的建筑施工企业名义与他人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行为无效。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四条规定,收缴当事人已经取得的非法所得。”上述司法解释通过对“非法转包”等无效行为取得的“非法所得”规定“可以”进行收缴,目的在于平衡当事人之间的利益关系,及时制裁违法行为,进一步规范建筑市场,保证建筑工程质量,进而保证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对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中的民事违法行为是否惩罚应根据案件实际情况及当事人违法情节而定,不能因为适用惩罚措施而导致当事人利益严重失衡。


本案中,105万元管理费是中民建公司与胡俊雄签订合同后,胡俊雄即支付中民建公司的。此外,《工程劳务分包协议书》约定十六化建公司收取中民建公司管理费130万元,但双方结算时除去工程终审金额630万元外,十六化建公司又补给中民建公司管理费100万元。实际上,中民建公司除了已经取得胡俊雄上交的105万元管理费外,还另外从十六化建公司获得管理费100万元。中民建公司亦承认这个100万元管理费与胡俊雄没有任何关系,是十六化建公司对中民建公司的补偿。胡俊雄组织几十名民工施工,最终完成了挖运工程,且验收合格,其理应获得施工的劳务费。如果将该105万元管理费予以收缴,则胡俊雄仅得525万元劳务费,与其付出的劳动不相符。而非法转包的中民建公司在收取的胡俊雄105万元管理费被收缴后,仍然获得了十六化建公司补偿中民建公司的100万元管理费,势必造成新的不平衡,激发新的矛盾。


二审判决综合考虑上述实际情况,在中民建公司与胡俊雄签订的《设备租赁合同书》因中民建公司非法转包而无效的情况下,判令中民建公司将实际施工前便已经收取的105万元管理费向胡俊雄予以返还,而非予以收缴,充分考虑了司法解释本意和本案具体情况,适用法律并无不当。检察机关上述抗诉意见,不符合本案的实际情况,亦不符合本院司法解释规定的精神,本院不予支持。


案件来源


最高人民法院,胡俊雄与湖北中民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审判监督民事判决书【(2014)民抗字第10号】


延伸阅读


一、发包人请求转包人返还因非法转包获得的不当得利的,不予支持


案例一:最高人民法院,青海临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浙江中业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再审民事判决书【(2019)最高法民再166号】认为:


林峰公司请求法院判令中业公司因违法转包、分包、支解总承包工程从中不当得利,但中业公司即使因挂靠、违法转包、分包而获利,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四条“承包人非法转包、违法分包建设工程或者没有资质的实际施工人借用有资质的建筑施工企业名义与他人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行为无效。人民法院可以依据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四条规定,收缴当事人已经取得的非法所得”的规定,该款项也属应收缴的非法所得,不存在中业公司向临峰公司返还的问题,故对临峰公司的此项上诉请求不予支持。


二、合同无效后转包人主张管理费的,不予支持


案例二:最高人民法院,广厦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广厦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贵州分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2018)最高法民终586号】认为:


一审判决以尚勇自认的金额扣减工程款是否正确。对此,本院具体分析如下:1.关于管理费及营业税、所得税等税金。广厦公司和广厦分公司主张,根据《内部承包合同》补充条款约定,尚勇应上交管理费并承担营业税、所得税等一切税金。对此,本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四条规定,承包人非法转包、违法分包建设工程或者没有资质的实际施工人借用有资质的建筑施工企业名义与他人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行为无效。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四条规定,收缴当事人已经取得的非法所得。如一审判决所述,《内部承包合同》为无效合同,管理费系当事人因履行无效合同获取的利益,广厦公司、广厦分公司一、二审中亦未提交证据证明其实际履行了管理职责。因此,其该项主张缺乏法律及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案例三:最高人民法院,攀枝花公路桥梁工程有限公司、曾祥吉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2018)最高法民申3248号】认为:


关于二审判决调减管理费是否正确的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四条规定,承包人非法转包、违法分包建设工程或者没有资质的实际施工人借用有资质的建筑施工企业名义与他人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行为无效。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四条规定,收缴当事人已经取得的非法所得。根据该条规定,管理费属于非法所得,并且案涉《工程承包合同》为无效合同,公路桥梁公司主张按照合同约定的18.59%计算管理费,无法律依据。二审法院基于利益平衡的考虑,根据公平原则,综合当事人对合同无效的过错程度认定管理费,属于人民法院依法行使裁判权范畴,并无不当。公路桥梁公司该项主张,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三、转承包人主张返还管理费的,不予支持


案例四:最高人民法院,赵书瑞、江苏兴宇疏浚环保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2017)最高法民申5077号】认为:


赵书瑞另在再审申请中主张,按二审法院认定的无效合同,兴宇公司应向其返还14%的工程管理费。但是,赵书瑞并没有提交证据证明其已经向兴宇公司缴纳了14%的工程管理费。另外,《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四条规定:“承包人非法转包、违法分包建设工程或者没有资质的实际施工人借用有资质的建筑施工企业名义与他人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行为无效。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四条规定,收缴当事人已经取得的非法所得。”因此,在兴宇公司与梁之景、梁之景与赵书瑞之间签订的转包合同无效的情况下,即使赵书瑞缴纳了管理费,亦不能要求返还。


 

页面功能: 【打印】 【顶部

上一篇: 施工面积约定不明确导致产生争议
下一篇: 没有了!
·友情链接 ·申请友情链接    
北京保险理赔律师 北京保险纠纷律师 北京律师咨询 北京拆迁律师 北京民间借贷律师 北京合同律师 北京房产律师 北京离婚律师 北京离婚纠纷律师
农民工工资律师 北京劳动律师 北京劳动纠纷律师 北京交通事故律师 北京公司律师 北京工程索赔律师 北京侵权责任律师 北京刑事律师 北京律师见证
 
 关于我们   |   服务协议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Copyright 2010 www.gongchengsuopei.com Powered By 工程索赔
北京市惠诚律师事务所李建录律师团队 手机(微信): 17810303161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 E-mail:919403315@qq.com QQ:919403315
京ICP备08003604